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_杨晓哲_新浪博客

每一个人

人生的选择是多样的,教育的信念也自然可以是多样的。我们并不想片面地认为哪一种教育的信念可以通用所有的学生,但是我们依旧期待不一样的教育信念所构建的教育系统能够得到公正地评判,能够允许存活。这需要一个社会的勇气、包容与理解。

我们秉承着什么样的教育信念,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系统。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不可能去改造整个教育系统。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当下的教育系统,并试着去适应,或者做些损害自身的反抗,抑或直接放弃。我想,美国之所以批准”自主学校”的存在,是为了给更多人选择的可能。

很多人说:”当下的教育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班级授课制,完整的课程体系,每一个阶段都会有固定的目标。学生们好像流水线上的产品,经过每一道工序后,生产完毕。” 合格的”产品”似乎越来越多了,他们对工业化的建设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是的,基于这样的教育假设:学生们按照年龄段,学习规定的课程,并达到一定的指标。这是当代培养大规模人才的方式,也是较为系统地教授学生知识与技能的方式。实际上,这好像并没有太大的错误,教育家们,大人们为孩子们在什么时间,应该学什么,如何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学习进行了宏观地规划。

这是对于教育的一种理解,但这并非唯一。

现在,有很多人说:”要以学生为中心。” 我们不禁要问,是否学习的一开始就以学生为中心。也就是说学习的起点是否是以学生为中心。当学生们不想学的时候,是否可以不学。这个问题看上去有点诡异,甚至有些偏激。但是,这的确是学习的前提。不想学某一学科的时候,却被迫于其他原因而去学习。学习是能够进展的,但是却让学习在开始的时候蒙上了一层不一样的色彩。

难道要等待学生想学习某一学科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吗?

这就好比,我们花了钱,报名了驾校学习开车。无论是因为生活的需求,还是兴趣爱好。我们是想学了才去报名,才去学习。并不是,达到几岁就一定要去学驾车。

你是说,难道一切都可以等到了想学,才去学?

这不是天荒夜谭,不切实际吗?

这有可能吗?

在美国,有这样一所学校,它的名字叫”瑟谷”。1968年这所学校成立,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瑟谷学校成为美国第一家正式立案的“自主学习学校”。就是这样一所学校,践行着这样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理念——等到孩子想学了再开始学。

多半的人会怀疑:成效如何呢?如果不要求小孩子学习,他就不会学习,那他将来怎么办呢?以瑟谷的经验来看,这些似乎都是多虑。虽然没有人管,孩子们或早或晚地会自己学会阅读,一般在八岁左右学会,最早的五岁、最晚的十二岁。孩子们到了十一、二岁便会想学算术,一般可以用半年的时间,每周上两堂课的速度,学完小学六年全部的数学内容。想上大学的孩子,大约花半年猛念入学的参考书,都能申请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大学。其中许多人进了一流大学。

瑟谷的学生显得有自信,他们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兴趣、了解自己的能力、了解自己要什么……他们独立自主,懂得解决问题。这些能力都不是书本中学到的,但是这些能力都是他们将来面对人生时最大的资产。我们习惯了不断地灌输各种知识给孩子,结果呢?吸收不了的孩子自觉是笨蛋、吸收得了的孩子自以为优秀,但是谁也不会真正知道怎样处理人生。

或许,我们的教育不一定非要做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们必须要想想我们什么时候对孩子们”放手”。如果我们一直舍不得放手,孩子们太少去思考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学什么,自己需要学习什么;如果我们一直不舍得放手,孩子们原本所具有的自我系统会慢慢退去,他们开始不太懂得自己独立地面对世界,面对人生,面对内心深处的自己。而只有到毕业了,他们面对社会了,才开始面对这些。因为,他们一但进入了既定的小学,中学,大学,被安排学习既定的课程,甚至连询问为什么要学都不需要了。这是否正在放弃,原本学习过程中最根本的因素。

自主学习学校不是不需要教师,而是非常需要教师。当学生们想学习某一学科后,会主动地去寻找老师,要求老师给他们排课,布置任务,教会他们如何学习,如何掌握学科知识,他们的学习过程同样是系统的。是的,你也会渐渐地发现这一切并没有那么困难,也并没有太过于理想化。只不过,”瑟谷”的教育信念牢牢地抓住了自主学习的前提:想学的时候再学。是的,不是逼着学生学,不是规定学生达到某个年龄段要学,而是让学生们自己意识到想学了才学习。

我突然想到了”马扎诺教育目标分类”中对学习过程的解析,从自我系统到元认知系统,再到认知系统。自我系统是学习的发端,自我系统是最初的抉择。我们直面这样一个教育本源的问题。让学生们面对自主学习的开端,面对自己的内心,试着让他们自己做决定,慢慢开启自我系统,懂得自己要学习什么,从而进一步懂得如何学习「元认知」,从而展开学习「认知」。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每个人都会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们的教育系统内应该更多地让学生体会到这些。

对于学生来说,当他们从教育系统内毕业的时候,重要的肯定不是那一纸文凭,而是毕业后,有没有准备好去面对人生,有没有养成自己内在的力量。

很多人说:”教育的问题,很多是社会的问题。”但是同样有人会说:”社会的问题,很多是教育的问题”我想说,如果有问题,肯定是人的问题。

如果能够解决问题,也定然是人们自己。

让每个人的人生多一点对自己的负责,多一点自我的选择,并逐步构建起追逐梦想的内在力量,一切将会更加美好。

杨晓哲/文

201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