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戈壁,千年胡杨,演绎着生命的颜色–那就是额济纳

千里戈壁,千年胡杨,演绎着生命的颜色–那就是额济纳 – 磨房

      年轻的时候,我们向往流浪,以为到一个地方漂泊,便是旅行的意义。后来才明白,原来流浪不是身体没有目的

的行走。而是心里,没有一个让你停留下来的人。
    
    今秋,就让我走向大漠,许我与浩瀚的沙海对视,许我与千年不死的胡杨低语,许我在笼盖四野的苍穹下独步长吟。

    行程充满着变数而变得未知,大漠的荒凉与空旷让我有了从未有过的思念和感慨,将那些荒芜和绚烂,随着大漠

的西夏埋葬在沙堆,留在了大同城的残垣断壁,留在了浅浅缓流的弱水河边,留在了居延海边的芦苇荡,留在了金黄

的胡杨林里…….

     让我把一切的寂寞和苍凉,把一切的艰辛与痛苦,把一切都市的浮躁与喧嚣,把一切的烦恼与不快都随着怪树

林里的千年不倒的胡杨变成木乃伊,一切的一切都随大漠的风而去,随着西下的落日沉寂,随着茫茫戈壁消逝,留

下的只有内心的坚强和生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