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_吴秉健_新浪博客

       北京《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杂志2013.3. p62-p66

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已载入封面题纲的文章)

广东韶关市教育局教研室  吴秉健

【摘要】:随着在线学习资源的与日俱增、云端协作学习平台的日趋完善、知识存取更加快捷,在移动学习盛行和渐趋普及的背景下,在线混合学习模式的变革促使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出现了翻转的应用需求。本文通过对翻转教学案例的剖析,针对认知、情感和动作技能三大学习领域的教学目标分类进行了翻转策略的论述,对英语云端听说读写的翻转学习模式提出了有效的应用策略。

【关键词】在线学习; 混合学习;  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   翻转学习模式 

【中图分类号】G424     【文献标识码】B

【论文编号】1671-7384 (2013) 03-0062-05

 

2006年当云计算在美国被提出之后,2007年翻转学习在美国开始萌芽。学习者对教学资源应用的需求经历了“呼风唤雨”和翻云覆雨”两个阶段。在线学习资源的迅速汇聚,协作学习条件的方便快捷,促使翻转学习(flipped learning)的新模式应运而生。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紧随 慕客Moocs)和微课”(视频切片)等热词,受到师生的追捧。2010年以来美国有40个州的税收在持续减少,伴随各地政府教育预算详情的披露,师资短缺的形式迫在眉睫,致使混合学习的刚劲需求在增大。美国教育部长邓肯(Duncan)在描述教育的“新常态”时,要求学校做到少投入多办事。混合学习将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学校要开始重新思考:利用公共资金确实需要考虑学习结构和教学途径。

什么是混合学习?翻转课堂是我们的最佳选项吗?翻转课堂到底能翻转一些什么?

一、混合学习(Blend Learning

1.混合学习(Christensen 2008)定义:学生的随时学习,至少包括在实体学校的学习和在线自主学习。学生拥有对学习时间、学习空间、学习路径以及学习步调的自主管控。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学生除了在实体学校上课,也通过与教学设计者一道在校外的其他地点学习在线课程,这就是混合学习的体验。

1.混合学习的维度分析

图例标记

是否混合了?

内容例子

A

传统的实体学校

B

无在线授课的家庭学校

C

可能

纯粹的虚拟学校(或网校),如果学生在传统的实体学校内运用自我混合学习模式,也算是混合学习。

D

理论上的纯粹混合学习(100%的在线学习和100%的实体学校学习监控)

格中的区域

通过在线和离线的学习以及对实体学校和校外远程进行的混合学习。

由于受到在线学习方式的冲击,美国工厂化学校的教学模式出现了破坏性的结构转型。这种转型所花费的成本即使以相同或更低的代价付出,但也可带来高度个性化、以学生为中心、更具创造性的学习模式。技术创新对传统课堂结构的破坏力极强,教育技术应用被称为破坏性的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如网络云存储器淘汰了大量的小型网络服务器和个人常用的许多移动存储设备;形象地说,相当于云端存储的大量水资源在风调雨顺的年份闲置了不少的山塘水库和水渠等灌溉设施。虽然学法总难以和我们的教法匹配,但是如果我们希望在学术上、经济上和技术上保持竞争力,我们需要重新评估目前的教育体系,重新思考我们的学习方法,以便更好地履行我们学习的义务。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2.混合学习模式中的翻转学习促使美国工厂化学校产生结构转型

翻转课堂在混合学习模式中得到体现,数学翻转课堂/专业发展日记278(Wayne Feller 2012)提出六种混合学习的模式,论述了如何将翻转课堂吸收到混合学习之中。

二、混合学习的六种类型

混合学习模式能整合翻转学习所需的丰富资源,通过开源框架的软件应用平台创设协作学习的便利条件。

                  2.翻转课堂混合学习模式的六种类型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数学翻转课堂/专业发展日记278(Wayne Feller 2012) 对斯蒂尔沃特城市小学六年级的科学课老师克里斯蒂娜·斯克曼(Kristina Sickman)研究翻转课堂教学进行了追踪研究。根据混合学习模式中的六种类型,论述了他对混合学习中旋转(翻转)策略的理解。

1.学习步调的旋转(翻转学习)

翻转课堂是混合学习的“旋转”模式,学生在家提前获取网络课程内容,然后到学校与教师进行面对面的学习过程。克里斯蒂娜对此很早就胸有成竹,学生在家里通过观看教学录像,然后通过小测验检验他们对录像的理解程度。回到学校之后,学生就开始在班上动手做科学项目的实验。教师期望他们在家观看教学录像之后起码能够了解到科学实验的背景。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3.混合模式1.学习步调的旋转                4.混合模式2. 面对面引领者

 

2.面对面引领者

虽然在面对面的科学课教学环境中教师能呈现最多的课程教学内容,但是课堂上学生也确实需要有周期性的在线课程内容。用此方法教学,教师在课堂上给学生提供技术试验室的同时也需要提供网络课程内容。克里斯蒂娜需要学生在科学课堂上让学生带入笔记本电脑,让他们根据自己的学习步调利用网络资源进行学习。比如学习中的知识点如化学元素,引导每个学生建构自己的学习资源和学习摘要,当他们与教师或同伴分享彼此的学习结果时,使用googleDocs。教师在实验过程中的部分作用就是提供个性化的指导,“面对面的学习引领者”模式。其实,在课堂上学生使用56ipad就能满足个别学生对知识和概念方面的理解,对于曾经缺课的学生来说这个特别有用。

3跨越浏览器、桌面和操作系统的开源框架应用软件

混合学习“flex”模式承载大部分在线课程,学生通过使用课程动态管理系统(Moodle)观看教学视频、测试、阅读教学说明、获取写作模板、引导在线研究。学生通过调控自己的学习步调,以便合理安排学习内容用于建构自己的知识。虽然学生可以通过移动设备在家校或其他任何地方获取课程学习资源,但是教师的职责和主流价值仍旧是在实体学校对学生个体和群体的学习指导。然而师生无论身处何处,获取网络协作学习平台是本学习方法必需的。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5.混合模式3.跨越开源信息平台                             6.混合模式4. 在线实验室

 

4.在线实验室

混合学习“在线实验室”模式对科学课程的某些单元教学是合适的,它虽然能为学生自主调控学习步调传授完整的课程,但是学习过程需要在实体学校的空间内实现。因此,被称为“模式和设计”的单元。比如需要三至四位学生组成学习小组去建构实体的学习模式。如果能满足课程中的特定条件,每个学习小组的终极产品都将是独特的。当实体学习模式建构完成时,学生在阅读写作过程中就需要获取在线网络课程。

5.自我混合

混合学习的“自我”混合模式,它在为学生获取知识、引领创新的学习过程中,使用在线课程作为选用资源。在克里斯蒂娜的某个单元教学中,她的混合课程要求每个学生为班级电子书“原子元素”撰写一个章节。学生为了撰写自己的章节,每人都需要选择其中的元素,用于撰写其摘要。学生通过对课内外相关教学资源的收集和评价,并将它们作为参考资料用于完成摘要的撰写。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图7.混合模式5. 自我混合                                    8.混合模式6.在线引领者

 

6.在线引领者

混合学习的“在线引领者”模式,它通过动态的网络课程内容去实施虚拟的面对面指导过程。使用远程会议工具如“gotomeeting.com”,教师可以在不同地点与学生个体和群体之间进行交谈。如果需要的话,教师和学生可以互相分享屏幕。科学课程的所有资源包括教学录像、测验题、谷歌模版等。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给学生分享链接。给学生在校外拓展学习所提供的选择,其价值可以得到提升。在面对自然灾害的行动中,如流感盛行,这个学习模式将被证明是极具价值的。

翻转学习虽然不是混合学习环境中的唯一选择,但是它确实是最具激发学习潜力的有效选择

三、翻转课堂的教学目标分类

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理论的发展从1956年的1.0版本——金字塔形状(知识、理解、应用、分析、综合和评估)到2001年由布鲁姆的学生Anderson等人提出的2.0版本——金字塔形状(由低阶思维能力向高阶思维能力发展)采用了6个动词:识记、领会、运用、分析、评价和创造。在翻转学习的影响下,加拿大中学教师Shelley Wright 2012515发布了教学目标分类Bloom213.0版本——倒金字塔形状(将六个动词组成的“金字塔”教学目标分类翻转为“倒金字塔”,由高阶思维向低阶思维过度)。在科学、技术以及英语课程中得到实践的检验,而且在近十所中学进行了一定范围的校本应用培训。翻转学习从创造能力的激发过渡到知识学习和积累。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9. 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模式( Bloom21, Shelley Wright 2012

翻转课堂从教育技术角度切入,其实已经将三个学习领域目标的排序进行了翻转。从实践到理念的提升:1)动作技能领域目标的翻转。2)情感领域目标的翻转;3)认知领域目标的翻转。当翻转学习进入常态之后,三个领域的教育目标分类可以实现同步翻转。

动作技能学习领域的目标分类(Simpson 1972);情感学习领域目标分类(Krathwohl 1964);认知学习领域的目标分类(Bloom 1956, Anderson 2001);翻转学习领域的目标分类(Bloom21, Shelley Wright 2012)。

3.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前后模式对比

动作技能学习领域

Simpson 1972

情感学习领域

Krathwohl 1964

认知学习领域

Anderson 2001

翻转学习领域 Bloom 21

Shelley Wright 2012

知觉

接受或注意

识记

7.对自主建构知识的积累

定势

反应

领会

6.对知识的理解与相关能力的提升

指导下的反应

评价

运用

5.教师引导下进行深度学习

机制

组织

分析

4.分析学生结构性知识存在的问题

复杂的外显反应

价值与价值体系的性格化

综合

3.收集整理评价中归纳出来的问题

适应

评估

2.评价云端作业、学习态度等

创造

1.课前云端资源协作平台学习活动

 

四、翻转课堂的学习策略

1.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3.0版本解读

翻转学习将知识掌握(识记)安排在学习活动的后续环节,主要是基于大部分学生通常对知识的掌握在短时间内难以达到熟练的程度。然而,翻转学习环境可以让学生课前利用丰富的学科课程资源和云端协作学习平台去尝试探索或创作活动。比如,含有知识性、情感性的一些云端游戏、写作情境体验或虚拟实验等活动,在教师的指引下按照一定的专题或主题让学生在云端资源深处去随心所欲地玩耍或体验学习。伴随他们创新行为的发生,在云端资源协作学习平台将留下学生很多活动的痕迹。包括学习者在互动协作学习中留下的互动记录以及所创造的信息作品,通过这些显性化的素材分析,师生在翻转学习的课堂上能对其思想和情感态度价值观进行适时的评价。由于是课前的创新学习素材,所以通过显性化分析一般总能折射出学生对新知识的理解和领会存在结构性不良的问题(比如英语游戏故事创作时,词汇和语法的一致性问题,故事情节的悬念问题等)。在稍后的深度学习环节中,师生可以共同评价和分析创新作品中涉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学习作品。在分析其闪光点的同时也判断其主要存在哪些要素的缺失,从而对其他学生进行教学引导。由于课前有自主学习体验安排在先,在教师引导下学生所形成的学习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等可以驾驭较为复杂而又系统的学科知识。因此,翻转后的课堂就需要将知识的记忆和积累放在最后环节。

2. 云端学科翻转学习案例应用策略

A.英语在线语音相册的应用

英语学习的瓶颈通常是缺少口语和视听训练的。提升英语视听说交流能力可以利用云端语音资源库。比如美国社群语音相册viocethread.com 汇聚有大量地道的英语素材,而且是真人发声的。国内的社群空间相册普遍缺少语音功能,即使有也会缺少地道的英语素材。美国社群的语音相册空间具备文本、图片、语音或视频自述功能,访问者也可以用语音或视频以及文本形式参与互动评论。学习者可以将他人的语音相册复制到自己的空间,而且可以编辑和添加内容。类似云端“采蘑菇”的行为,只不过这些“蘑菇”是采不完的。比如,美国和谐校园“Bully Free Zone”主题的讨论。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图10.在线英语视听说云端语音相册

 

学生通过视频、音频、文本可以通过非实时研讨在云端语音相册留下自己的观点,而读者和观众可以实时在线分享。美国的许多大中小学都将PPT讲义当成照片上传到语音相册,然后在页面中进行自述或邀请他人留言。分享语音相册,进行协作学习。相册变成有声有色的讲义、交流情感的平台,视听说交流的云端平台也可以拓展为英语的读写活动。

B.英语在线云端故事创作平台的应用

    在线云端写作文。作文中游戏,以玩促写:场景卡通人物自己挑选,场景道具也有大量素材供选择。画面中游戏,画面的下方将自动生成英语句子,语法正确。英语水平较高的学生可以给文本润色;英语水平中下的学生可以在游戏结束之后再回顾自己的英文故事情节理解文本。写作中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流露完全能从游戏中进行观察,最后生成图文并茂的连环画故事读物。学生不必担心词汇、语法成为自己英语写作的绊脚石。美国匹茨堡城市卡耐基图书馆云端英语故事写作网址: http://www.carnegielibrary.org/kids/storymaker/

教师或学生在云端完成自己的英语故事创作之后,网站就会及时给你生成一个提取故事的密码。师生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到任何地点,只要进入云端故事平台就能凭密码免费下载或与他人分享自己所创作的英语故事。师生可以随时体验和欣赏彼此的英语作文,最后才去理解和记忆知识性的东西。因此,教师不必过于担心英语知识会成为学生参与创作的障碍。

 

根据故事画面场景的游戏活动,云端文本框将自动生成与上图一致的英语情景作文,也可以人工修改。

 

 本月刊发的文章_基于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学习模式研究

14.云端英语故事写作平台示意图

 

翻转学习模式对传统教学的认知预设更具弹性,实践中的课程三维目标也可随之发生翻转。我们熟悉的课程三维目标顺序:1、知识与技能;2、过程与方法;3、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在翻转之后将变成:1、情感态度与价值观;2、过程与方法;3、知识与技能。学科教学设计的预设和生成将变得更加具有弹性,教师驾驭翻转课堂的能力直接涉及到他们对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的翻转认识。

 

(作者单位:广东韶关市教育局教研室

参考文献

[1]     Wayne Feller  Flipped Math Classroom/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Diary: Day 278 [EB/OL] 2012.12.19 /2013.1.12

http://community.prometheanplanet.com/en/user_groups/flipped/b/weblog/archive/2012/12/19/flipped-math-classroom-professional-development-diary-day-278.aspx

[2]     Clayton Christensen, Knewton 6 Types of Blended Learning [EB/OL] 2008. 2012.7.18 /2013.1.10

http://www.teachthought.com/learning/6-types-of-blended-learning/

[3]  Arne Duncan  The New Normal: Doing More with Less — Secretary Arne Duncan’s Remarks at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EB/OL] 2010.11.17 /2013.1.10

http://www.ed.gov/news/speeches/new-normal-doing-more-less-secretary-arne-duncans-remarks-american-enterprise-institut

[4] Shelley Wright  Flipping Bloom’s Taxonomy [EB/OL] 2012.5.15 /2013.1.9

http://plpnetwork.com/2012/05/15/flipping-blooms-taxonomy/

[5] Bloom Simpson Krathwohl Anderson bloom’s taxonomy – learning domains 195619642001 Alan Chapman contextual material, review, code, design 2006-2009 [EB/OL] 2013.1.10

http://www.businessballs.com/bloomstaxonomyoflearningdomain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