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语文第二季

▍  17语文第二季   ▍

◎ 把痰咳出来再说相声吧。(马锐拉)
◎ 北京雾霾,微博灰了,北京晴天,微博就蓝了。北京下雪,微博立刻白茫茫一片。微博是地球的一座城,地球是北京的一颗星。北京,北京,伟大伟大。(河酱)
◎ 变形金刚是应该买车险还是人寿保险?(Twitter.Horus9527)
◎ 出卖灵魂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还卖不出一个好价钱!(三郎显圣真君)
◎ “大过年的”真是一句很中华特色的流氓话,不知道西方人说不说“大圣诞的”。(大望鹿)
◎ 感觉当代人类对“热爱生活的人”的定义好像就是“美食和旅行的照片拍的好看的人”。(豆瓣.陈二)
◎ 感觉镜子和钱包可以回答我生活中大部分为什么和凭什么。(Sin)
◎ 刚才在看《大唐荣耀》,李白出现的时候一个神弹幕把我笑抽了,好你个李白,害我们背了你那么多诗!大家有没有同感哈哈,好你个李白!
◎ 哥哥叫坚持弟弟叫胜利这对双胞胎可真令人分不清呐。(回床师)
◎ 《好莱坞报道》认为:(《长城》)角色没有价值,叙述平淡,视效和声效都太过夸张。《娱乐周刊》说:看上去影片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电子游戏。(徒有实名转)
◎ 几乎所有在中国出现过的动物,百科里都有“药用价值”。(Twitter.zmt0516)
◎ 假如你对我有意见,给我打电话,假如你没有我的号码,那么你对我根本就没有熟悉到可以有意见的程度。 (Twitter.Horus9527)
◎ 近日传媒大学一教授讲课时点名批评了卓伟……该教授称卓伟明知娱乐圈没有明星不抽烟却还把郑爽抽烟当成新闻来报,称这简直就是个笑话,并说卓伟如果能证明郑爽不抽烟那才应该当成头条大报特报。 ????(洋葱日报)
◎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穷鬼。(穿裤子的云)
◎ 历史书很厚,每一页都是重复。(王佩)
◎ 丽江在最近的新闻里被形容得如同东北城市,同时更加做作,像个捧着本仓央嘉措的诗集的泼妇。(贾行家)
◎ 没人要睡你的内在美。(《奇葩大会》)
◎ 每天喝红茶,能喝成个网红吗?(张猛)
◎ 难点不在于讲故事,而在于要让人相信。(胡泳)
◎ 你得这么想:“一特么中国人,多灾多难苦难深重,赶上雾霾,总比赶上文革红卫兵、日本鬼子强吧?!”想完口罩都摘了。(无痕轩)
◎ 你生活中有谁真的能让你认真的说说心里话吗?随意倾诉、肆无忌惮的那种?好在我养了一条狗。(赖宝)
◎ 年长者最大的修养就是控制住批评年轻人的欲望。 一旦你开始喜欢批评年轻人,那只说明一点:你真的老了。(麻衣转毛姆)
◎ 女人是假照片,男人是假真心……人前热热闹闹,背后寂寞空虚。(留几手)
◎ 其实大多数人的时尚品味都很好,只是没钱展示出来而已。(太平大饼干)
◎ 钱“有一种不那么市侩的说法,我们代称它叫“上进心”“有肩膀”“生活品味”(Twitter.Red_d_)
◎ 情人节该取缔,得结膜炎,被污蔑成单身久了急红了眼。(马克柴)
◎ 去年我妈给我寄的包裹里有个银灰色的浴帽,质量超好,用了一年都没破松紧带也没松。结果昨天我妈问我:之前寄给你的自行车防雨座套还在吗?(豆瓣-维达爸爸带我飞)
◎ 人们还在相信爱情和情人节,虽然每年今日都有把玫瑰扔垃圾桶的,但你在垃圾桶见过名表、珠宝和跑车吗?(废话师)
◎ 人们说过的所有话,在空气、海水还有金属里,都会留下痕迹,所有痕迹都被铸成纹章,收藏在不上锁的抽屉里,就像全世界的人,都居住在全世界的房子里,即便无家可归者,也有天地所收容,即便是毫无意义的呻吟、没有听众的啜泣或不成腔调的歌咏,也都曾被说话的身体所温暖,人们这样说着说着,就弄丢了为并不存在的锁所打造的钥匙。(倪湛舸)
◎ 如果我招聘人,坚决不招分不清“的地得”的。因为我受不了这样的学习曲线。(王佩)
◎ 如何认清自己:1. 找十张自己的自拍照,从中挑出一张最满意的;2.请把它删除。剩下九张丑的就是别人大部分时候看到你的形象。(Twitter.sipher_roku)
◎ 是一帮智能在删雾霾贴吧。怎么也不能相信需要呼吸的人类在删为人类呼吸鸣冤的帖。(尹立川)
◎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后来,天改主意了。(Twitter.9cXndy)
◎ 同事A:明星里,你觉得哪个男人永远都不会出轨?同事B:姚明啊,别人带个帽子墨镜就好,他怎么办?要他去开房,前台说,姚明,请你出示一下身份证?高手在民间啊……、
◎ 外边下着雪,切了点牛肉,配着威士忌,居然有点武松的感觉。(押沙龙)
◎ 我大妈,七十几岁精神矍铄一老太太,长期混迹于市内各大忽悠老年人的保健品、投资理财保险推销点,对推销套路摸得一清二楚,发礼品就拿,让交钱就跑路,问姓名就胡诌,问电话就装糊涂。家里鸡蛋水果电水壶炒菜锅刀具套盒堆成山,都是从推销点拐来的,一分钱没花……太奸诈了。(左堂堂)
◎ “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意思是生为男人,我很抱歉? 躲进一个大分母里责任就稀释掉了,再大的混蛋看起来也只像个小混蛋。(帮主胡子)
◎ 我怀疑赵雷是成都雾霾元年派出来搞危机公关的。(巫昂)
◎ 我靠,惊天大秘密,女孩不是天天都洗头,只是出门前把刘海给洗了,地球完蛋了,女人太可怕了。 ??(地下天鹅绒)
◎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别人的老婆,中年的时候喜欢别人的女儿,老了喜欢别人的猫。(李敖)
◎ 我讨厌当小孩,因为我的电子游戏太难了。”(人在纽约+科尔多瓦,阿根廷)
◎ 吓哭了,LinkedIn上有个哥们姓全,居然叫“全世界”……于是我就看一个提示弹出“全世界想加你为好友”。(Twitter.mathwuyue)
◎ 想晒娃就晒,别说应群众要求。想指点江山就指,别说答朋友问题。作出记者招待会的幌子,你也不是歪胶布发言人。(Twitter.damyata)
◎ 一个人,可不可能既是朝阳群众又是匆匆路过小悦悦的路人?(贾行家)
◎ “一年给你四万块钱”好像也没多少,“每天给你100多”反倒挺诱人的。(东东枪)
◎ “由衷感谢”“真诚祝愿”之类用语,也常让人见怪不怪。因为缀了“由衷”“真诚”,则普通的“感谢”“祝愿”就似乎言不由衷、涉嫌虚假了。这是对语言滥加修饰的恶果。假作真来真亦假。如果白描质朴的“感谢”“祝愿”被抹黑为不给力,即便缀以“由衷”“真诚”,怕也不好使。(陶余来)
◎ 真把歌唱当比赛后,就有种乱了阵脚感。吟咏、歌唱,缘起不都为了美好地表达内心么?当然非要说也有一路儿叫劳动号子也行。(赵赵)
◎ 正月初三我去朋友家拜年。他家小男孩五岁了。我一边给他红包一边说。长大了娶阿姨回家好不好?他迟疑了五秒,哭了,说:这红包我不要了。(糗百)
◎ 中国人,得意时信儒,失意时信道,绝望时信佛,信仰随时可变,本质就是没有信仰。(野小合转林语堂)

我们为什么总是和错误的对象结了婚

这是我们最怕遇到的事情之一。我们会竭力避免。然而结局还是一样:我们选错了结婚对象。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当我们试图接近另一个人时,会有一系列令人晕头转向的问题出现。我们看上去挺正常,但那只是因为别人不太了解我们。如果生活在一个比现在更明智、更自知的社会,任何交往初期的晚餐约会上都应该问一个标准问题:“你有什么毛病?”

我们也许有一种被人反驳时会发怒的潜在倾向,或者只有在二人交往顺利时才能放松;也许我们难于接受性事之后的亲密接触,或在受辱时会选择沉默。谁都不完美。问题在于,我们在婚前很少去探究我们复杂的一面。在关系尚不稳定时,每当我们的缺陷有暴露的危险,我们就会把错推到对方身上,分手了事。至于我们的朋友,他们不会在意到愿花大力气去点醒我们的地步。因此,独立生活的其中一项好处就是,我们真心认为我们是很好相处的人。

我们的伴侣也不见得比你更有自知之明。我们理所当然会去试图理解他们。我们去他们的家中拜访。我们看他们的照片,我们见他们大学时的朋友。这些都让我们感觉,我们是做了功课的。但我们没有。到头来,婚姻是两个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对方的人,开始一场充满希望的、宽宏的、无比亲切的赌博,把自己和一个他们无从想象的未来捆绑在一起,并且他们还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去探究那个未来。

有历史记载以来,人多数时候是出于一些理性的原因结婚的:因为她家的土地和你的相邻,他家的生意非常红火,她父亲是本地的执法官,有一座世袭的城堡,或者两家的父母同属一个宗教派别。通过这些有理有据的婚姻,人们得到的是孤独、偷情、虐待、冷酷和从儿童房传出的尖叫。如今我们看到,理性的婚姻根本就不合情理;它往往是权宜的、狭隘的、势利的,是为了榨取好处。这也就是为什么,取代了它的情感婚姻,基本上不需要为自己做出解释。

在情感婚姻中,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种强大的本能驱使下走到一起,他们心里清楚这是个正确的决定。的确,一场婚姻看上去越是草率(也许两人才认识六个月;其中一个人没有工作,或两个人都才勉强算成年人),感觉就越是牢靠。理性这种痛苦的催化剂,这种对精打细算的需求,犯下了种种错误,而鲁莽被用来平衡这些错误。对本能的推崇,是千百年来不合理的理性造成的创伤性反应。

我们相信自己是在婚姻中追寻幸福,然而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真正在追寻的是亲密——而这一点完全可以是我们寻找幸福的计划的一道障碍。我们希望在成人关系中重建儿时熟悉的感受。我们在早年品尝到的爱,往往会和另一些更具毁灭性的作用力混为一谈:想要去帮助一个失控的成年人的感觉、被剥夺父母关爱或害怕父母愤怒的感觉、因缺乏安全感而不愿表达个人意愿的感觉。那么,当作为成年人的我们拒绝一个婚姻对象的理由不是他们错了,而是他们太正确——太均衡、成熟、善解人意和可靠——那又是何其合乎情理啊。毕竟在我们心里,这种正确是种陌生的感觉。我们和错误的人结婚是因为,我们不把被爱和幸福感联系起来。

孤独的感觉也会让我们犯错。当我们无法忍受一个人的生活时,谁也无法用最佳的心态去选择伴侣。要想保持适度的挑剔,我们必须彻底接受一个现实:接下来的多年可能要一个人过;否则,我们就有可能是为了摆脱单身而选择,而不是因为我们爱上了一个让我们逃脱孤独命运的伴侣。

最后,我们结婚是为了将一种美好的感受固化。我们设想婚姻可以把我们初次产生求婚念头那一刻的喜悦之情保存起来:也许我们是在威尼斯,在潟湖上,乘着一艘摩托艇,落日余晖在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我们聊着自己的灵魂中似乎从未有人触碰过的某个角落,过一会儿可能还要去一个主打意大利烩饭的馆子共进晚餐。我们结婚,是为了让这些美好感受成为永恒,但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些感受和婚姻制度之间并不存在切实的关联。

事实上婚姻往往把我们推向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更具经营色彩的层面,它可能是在一座郊区房子里展开的,上班的地方很远,孩子能把人气死,这些会扼杀当初让他们产生结婚念头的激情。这其中唯一不变的一个成分就是伴侣。而我们选择的这个成分可能是错的。

好消息是,如果发现我们跟不适合的人结了婚也不要紧。

我们一定不能放弃他或她,要放弃的只是内心深处的浪漫想法,即世界上存在能满足我们所有需求和向往的完美伴侣。过去250年间,西方对婚姻的理解一直以此为基础。

上述浪漫想法需要让位给一种带有悲剧色彩(有时也带有喜剧色彩)的观点:每个人都会让我们感到困扰、愤怒、烦恼、发狂、失望——而我们也会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我们可能会有无尽的空虚感和不完整感。但这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也不是离婚的理由。选择向哪个人奉上一生的承诺,只关乎我们最愿意做出哪些牺牲,忍受哪些特定的痛苦。

这种悲观的理念有助于处理婚姻中的许多烦恼和躁动。听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但悲观主义的确可以舒缓我们的浪漫文化加于婚姻之上的那种过于不切实际的压力。某个特定的伴侣无法让我们摆脱悲伤和忧郁,不能被当成否定那个人的理由,也不意味着一场婚姻注定要失败,必须转而寻找更好的。

最适合我们的人并不是与我们志趣完全相投的人(这样的他或她并不存在),而是能够就不同的志趣聪明地进行协商的人,是善于求同存异的人。一个“不算太不适合”的人的真正标志,不是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完美互补,而是有能力包容差异。契合是爱的成就,千万不要把它当成爱的前提。

浪漫主义对我们一直没有帮助,它是一种严苛的理念。它让我们在婚姻中经历的许多事情显得异常而恶劣。它让我们感到孤独,让我们相信我们的不完美婚姻并不“正常”。我们应该学着包容所谓的“不正常”,尽可能以更宽容、幽默、充满善意的眼光来看待自己以及伴侣身上的种种“不正常”之处。

阿兰·德·波顿(@alaindebotton),著有小说《爱的轨迹》(The Course of Love)。
翻译:李琼

Source Article from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60530/c30botton/

餐桌物种日历(13)小麦:神奇作物写了整个人类的文明

神州大地上的春节岁首,大概也是一年当中最“温暖”的日子——尽管这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寒冷季节,却因为年更交替的喜悦和丰收的祝愿而变得充实而丰厚。

图片:johnsember@flikr.com

图片:johnsember@flikr.com

在大部分的中国家庭,特别是北方,都会端上意喻“交子”的饺子。和面,擀皮,再包上肉或者菜馅,捏上褶,煮透,蘸料,简单的美味总是有着丰富的蕴意。(对了,作者我是猪肉白菜党。)

喔,你看,我们提到了面。或许跟饺子里喷香的肉馅或者汤汁比,它不太像是主角,但是没了面,又怎么能够称作饺子呢?它是安安心心地将一切包裹起来的基础。

所有其它的美味也一样。当你走过四季更迭、气候变迁,纵览一张张充盈各式的美味的餐桌;或者将目光探入历史,寻找将大部分人类的生命串联起来的味道,那么你一定会看见它,像永恒不变的底色一样,守护着我们的饮食世界。

好了,我要说的是小麦。我愿意把“神奇”二字交给这种作物。

图片:wiki commons

图片:wiki commons

小麦是什么?为什么如此神奇?

大约一万年前,在黎凡特地区(又称新月地区)、约旦河谷的某个好奇的人类,在土地里无意或有意地播下了一些野麦的种子。后来,在这片土地丰饶肥沃、气候干爽的冲积平原,这些种子萌发并生长起来,结出了麦粒,人们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通过劳作,掌控播种和收获,定居下来,不必再逐水草而生。

苏美尔文明出土的Warka Vase,最下层中即有小麦的纹样。图片:amazonaws.com

苏美尔文明出土的Warka Vase,最下层中即有小麦的纹样。图片:amazonaws.com

关于农业的起源,即古代人类出于何种理由开始了耕作,科学家和考古学家们并未就此达成一致[注1]。但很明显的事实,是人类了解并尝试驯化了一些野生作物,将定居耕作作为食物的稳定来源之一。而小麦,则是早期作物的一种。

在早期文明发源的地方,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定居农业,主要作物有黑麦、大麦、粟(小米,多见于黄河流域)、稻米(长江流域)、玉米(中南美洲),以及小麦。

我们说的小麦实际上是小麦属Triticum)作物的统称,是一种一年生(春小麦)或者越年生(冬小麦)的草本作物,其中普通小麦T. aestivum)占去9成左右[注2]。小麦的穗状花序,也就是我们说的麦穗,是它外表的标志,也被用来象征农业和丰收。希腊神话中掌管农业的得墨忒耳(Demeter),就手执麦穗和镰刀。

墨塔涅拉向得墨忒耳(右)进献三支麦穗。图片:wiki commons

墨塔涅拉向得墨忒耳(右)进献三支麦穗。图片:wiki commons

而我们食用的,其实是小麦的颖果,淀粉主要来源于给胚芽提供营养的胚乳。和其它主食不一样,我们一般不把小麦的果实用来直接食用[注3],而是将它磨碎成面粉,在面粉的基础上再进行加工。其中,未去除表皮麸质、粗糙且颜色较深的,就是我们说的“全麦”,而去除麸质的白面粉则更加细腻。

图片:breadnbeer.com

图片:breadnbeer.com

需要深加工的小麦,之所以能够打败可以直接吃的同僚,成为当仁不让的主食,也是有其神奇之处的。首先,是小麦的能量密度相对高,能够和它匹敌的就只有水稻和玉米,这也是为什么玉米、水稻、小麦分居全球主食产量前三。(水稻供养的地区人口密度更大,产量比小麦更高[注4];玉米则在近代以后大量种植,并有很多用于饲料和制糖[注5]。)

在过去,能量密度是最具有说服力的食物指标;而小麦强大的适应能力,则是它的另外一个优势。只要在日照充足的季节,有稳定的灌溉水源,就能够生长。不像水稻对水源和积温(即大于10℃的天数的昼夜温度总和)要求高,只能在雨水充沛的热带、亚热带地区种植(东北在温室里面育苗这种外挂不算),小麦可以在高达50°纬度的地区、甚至3000m以上的高原地区生存,发达的根系能够对抗相对干旱的气候。

就像甲骨文的“麦”字,上部是成熟时的垂穗,下面大约就是发达的根部了吧。

就像甲骨文的“麦”字,上部是成熟时的垂穗,下面大约就是发达的根部了吧。

小麦的另外一个神奇之处是面筋蛋白(Gluten)。在过去,肉可是稀罕东西,人们需要从天然的作物中获取蛋白质,小麦以仅次于大豆的蛋白含量(大约10%-15%)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这个重任。面筋蛋白的另一个神奇之处,在后面有细说。

经过磨碎处理的小麦面粉,含水量可以很低,不易腐坏,所以可以长时间贮存。

图片:agricorner.com

图片:agricorner.com

人们口味的选择也十分有说服力。如果你曾在某些吃五谷杂粮的地方长期生活,就知道口感柔顺香甜、易于消化的“白面”是多么让人醉心的东西。在土豆和玉米并不广泛存在的过去,有着饱满麦穗的小麦无疑是人们正餐的依托。

当然,白面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得起的。wheat来自古日耳曼语的词根“hwaitjaz”,意为“发光的、洁白的”,可见在苦寒之地的撒克逊,其地位之高。18世纪以后,白面才成为欧洲大部分地区的主食,在这之前,多数人吃的面都是带麸质的全麦、黑麦和燕麦的混合物。

图片:pixabay.com

图片:pixabay.com

小麦的旅程与面孔

诞生于新月地带的小麦,通过人类的迁徙、交换和贸易,走向世界各地,并扎根在大部分的温带地区,孕育了一代代的文明生长。从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开始,小麦通过安纳托利亚(现土耳其)和希腊,途经巴尔干沿多瑙河传入欧洲腹地;更迟一些,又通过伊朗和中亚传入东亚。最后,西班牙人在1529年将其带入墨西哥,英国人1788年带入澳洲,小麦得以在南极洲以外的各个大洲生存繁衍。

现在,小麦在世界各地的产量,绿色越深产量越高。图片:wiki commons

现在,小麦在世界各地的产量,绿色越深产量越高。图片:wiki commons

当然,它也有了各种各样的“面目”。从又圆又白的馒头,到扁平的饼,再到又长又细的面条,小麦可谓是形态对丰富的食物了吧。它的神奇也在于此——之所以可以变形,还是因为面筋蛋白。

占据西方人餐桌的主食面包,是小麦最为常见的面目之一。烤面包的时候,面筋蛋白像一张充满弹性的网,把酵母释放出的二氧化碳裹在它的怀抱里,这种由古埃及人最先研发出来的烤面包技艺,让面粉变身成蓬松而富有韧性的食物。

面包,是小麦最重要的形态之一。图片:wiki commons

面包,是小麦最重要的形态之一。图片:wiki commons

不要被国内超市中售卖的干巴巴、硬如铁的法棍所迷惑。如果你去过法国,吃过真正的家庭作坊烤出来的法棍,你就会理解“面包”二字的涵义——富有韧劲的皮,烤过之后带有一些湿润的内里,充盈的麦香,还有在嚼的时候,口中的唾液和淀粉反应释放出的回甜……你很难拒绝这种温暖的诱惑。

也难怪“面包”一次又一次地被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提及,“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是人们对生活的期盼。在天主教圣餐礼时使用的“圣餐面包”,则代表着耶稣基督的身体和圣意[注6]。

在过去,面包甚至是人们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从小麦到面包,需要磨坊磨面,需要大型的炭炉烘烤,需要面包房师傅的手艺。因此,在许多村镇和城市,面包房(Bakery)往往位于公共区域的中心一隅。吃这件小事,从而也和社会经济融为了一体。

图片:wiki commons

图片:wiki commons

多说一句:面包在中国的counterpart馒头,不少家庭倒是会自己蒸;但是实话,买馒头师傅用20层的大蒸笼蒸出来的大白馒头还是更方便。你看看,这就是社会分工啊。

小麦的另一个分身,则是面条。虽然米也可以磨后加工成条状物,但是需要的工序就复杂得多。有了面筋蛋白,面条的“变型”功能更加强大,可以容易地揉搓、拉成长条。不同的地方小麦,品种不同,面筋蛋白的含量也不同,因此也会有不同的加工技术,例如加入盐、草木灰(实际上是碱),然后拍打、拿棍子压,等等,都是让面筋蛋白产生化学反应,从而呈现出更劲道的口感[注7]。

12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意面了。意面的精髓在于硬粒小麦(durum wheat),产于地中海干燥地区,面筋蛋白含量更高。在加入鸡蛋、并略微发酵后,能做成各种形状。工业时代到来之后,生产形状各异、易于保存的干面让意面的流行程度大增,不同的意面形状(管面、螺旋面、长面、宽面、贝壳、蝴蝶……),配合不同的酱汁(奶汁、茄汁、青酱、白酒等等),能产生丰富的食用效果,也能让你一个月30天不带重样。

不同形状意面,以及它们的名字。图片:wiki commons

不同形状意面,以及它们的名字。图片:wiki commons

除了面和面包,小麦做的馕(中亚、中国西北、印度等地区)、皮塔饼(阿拉伯、地中海欧洲等)、墨西哥卷饼等等,各种形状的分身也是颇为让人眼花缭乱。最有意思也最让你认不出的恐怕就是北非的古斯米(couscous,读作库斯库斯)了,它是用粗麦粉加水不断摇晃从而裹成一颗颗粒状物,长得跟小米有点相似,蒸熟之后配菜吃,美味和口感兼具。

盖上了各种浇头的古斯米。图片:wiki commons

盖上了各种浇头的古斯米。图片:wiki commons

至于饺子馄饨包子披萨油条,饼干曲奇蛋糕等等等等,就数不尽啦。这都是我们人类创造力的真实体现,把各式各样的风味和文化,以恰到好处的方式,融入小麦的蛋白和淀粉给我们的建筑原料中。

图片:pixabay.com

图片:pixabay.com

我们和小麦:一同生长的文明史

现在的科学家通过生物、基因方面的研究,逐渐摸清了小麦是怎样传播、人类又是如何将小麦从野生的二倍体,驯化成现在的四倍体和六倍体小麦,并衍生出各种各样的品种。小麦的基因库非常之庞大,所以能够适应不同的气候条件,其中有偶然因素,更多的则是人们在漫长的耕作中通过经验选择而成。

小麦的驯化培育过程。图片:图片:David Morrison自Marcussen T et al, Science 345(6194):1250092,汉化:老猫

小麦的驯化培育过程。图片:图片:David Morrison自Marcussen T et al, Science 345(6194):1250092,汉化:老猫

农业和耕作带来的社会形式变迁,是革命性的。社会的能量储备极大增加了,人口开始有了稳定增长,土地、私产的概念开始出现并强化,开始有了社会分工和统治层级;一言以蔽之,人们通过耕种,向更高层次的文明迈进。

而现在,我们能够通过农业技术,培育出更多小麦品种——例如在大风的地区选育出“抗倒伏”的品种,在高寒地区培育出抗寒的品种,以及防锈病、虫害等等品种。此外,农业的现代化步伐,例如大规模种植、联合收割机、化肥和绿色革命等等,都让小麦能够更有效率地产出,喂饱更多人。

图片:asset-cache.net

图片:asset-cache.net

小麦作为一种食物,改变了人类的历史,也见证着人类走向繁荣的脚步。“我们驯化了小麦,小麦也驯化了我们”

多亏了文化的交流融合,如今我们餐桌上有了更多的选择,可以有米饭和面,更可以有红薯、土豆和玉米,也会偶尔出现各种豆类和五谷杂粮。但是,能让全世界数十亿人口,不分种族、不分文化、不分贵贱地吃着的,用它不同的面目融入各自文化的,还是只有这个神奇的作物能够一比了吧。

在我看来,小麦的神奇,就在于它的“平凡”吧。

18

备注

  • 注1:有气候说、文化说等各种说法,具体可以参见《剑桥食品史》中小麦一节。
  • 注2:现在依然有一些同属不同种的小麦在人类培育范围中,包括斯佩耳特小麦(T. spelta)、单粒小麦(T. monococcum,也是最古老的小麦)、二粒小麦(T. dicoccum)等等,也各有各的吃法。
  • 注3:依然有地方有吃所谓“麦饭”的,但是味道嘛见仁见智吧。
  • 注4:毫无疑问,水稻的单产更高,在近代农业改良小麦之前,水稻还是比小麦厉害得多的,但是由于种植条件的问题没能扩散。
  • 注5:说到这里,玉米可是标准的“后起之秀”,在地理大发现之后才被广泛种植,如果它诞生的地方不是缺乏文明交流的美洲,而是横贯东西的亚欧大陆,可能人类历史会被改写吧。
  • 注6:天主教和犹太教传统中的圣餐面包有的是不发酵的,称为matzo。东正教会使用发酵的面包。
  • 注7:在碱性条件下,面筋蛋白里的“巯基”这个化学基团容易失去氢,更易在蛋白质分子之间交联形成“二硫键”,就好似在蛋白质之间拉上很多绳子,把它们拴在一起。
图片:wiki commons

图片:wiki commons

作者的话

大家好,文科生李子又回来了。
首先,在这里对面筋蛋白过敏的人们说声对不起……
其次,小麦是个很难写的题目。因为我们对小麦如此熟悉,和小麦相连的点如此多,陪伴小麦的日子那么长……
这大概是物种日历“注”最多的一篇吧,它只是一个线索或者一个视角,让我们再审视一遍这种我们最熟悉的餐桌物种。
关于麦和面的一切,还有好多知识可以聊,欢迎大家提供各种意见和知识点,也希望这篇面味儿的文章给你的年开了一个好头。新年快乐!

物种日历是果壳网推出的自然主题日历,每天在“物种日历”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篇生动的物种介绍,带你重新认识身边的世界。

2016年推出的《餐桌物种日历》系列将为您还原每种熟悉或者不熟悉食材的全貌——每天一个物种,好吃的灵魂终会相聚。

科学松鼠会将不定期更新由松鼠或花栗鼠所撰写的日历篇目,想看更多物种介绍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将物种日历随身携带!

KNLnvsr46NE8neUT0N6pSL3_7W33_GSOiAd5CfMLz5TIAAAAyAAAAEpQ

相关文章

<!–

var wumiiPermaLink =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96510”;
var wumiiTitle = “餐桌物种日历(13)小麦:神奇作物写了整个人类的文明”;
var wumiiTags = “原创,小麦,物种日历,粮食,”;
var wumiiSitePrefix = “http://songshuhui.net/”;
–>

Source Article from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96510